皮肤病方

 

白癜方

 

【病症:白癜风】

 

白癜风是皮肤色素脱失而发生的局限性白色斑片。又称白驳风。多因七情内伤,肝气郁结,气机不畅,复感风邪,客于肌肤,致令气血失和,血不荣肤而成。西医认为本病是一种局限性色素代谢障碍的疾病。发病原因有遗传因素、自体免疫和神经因素。

 

【针方组成】

 

局部阿是穴,侠白

 

【针方临证】

 

皮肤突然出现色素脱失斑,渐渐扩大,形状不规则,可多发或对称性,皮损处呈纯白色,边缘色素往往较深,患者一般无自觉症状,有的患者可伴有精神忧郁或心烦急躁。舌质淡或有瘀斑,舌苔白,脉缓。

 

【随证加减】

 

肝郁气滞者可加合谷、太冲。气血失和者可加足三里,三阴交。

 

【临床操作】

 

以短毫针围刺白斑患处,约1cm1针,留针30分钟。针后,用火针散刺白斑病灶及边缘处。用艾卷灸侠白穴,每侧半小时,可教会患者,自行在家中灸治。

 

【针方明理】

 

贺普仁教授认为白癜风之皮肤白斑是疾病发于外的表象,因于气血失和以致肌肤失养所致,故气血失和是引起白斑的基本病理过程,这一过程的产生多由外感风邪或情志不畅引起。

 

在治疗方面,调和气血是基本原则。穴取肺经的侠白穴,部位在上膊,臑部内侧,白肉凸起之前方,垂手夹腋之处,肺脏之两侧,肺主白,故名侠白。

 

因肺主皮毛,肺主华盖,白斑病在皮肤,肺能输布气血至全身。灸治侠白,可调理肺气、调气和血、荣养肌肤。

 

围刺白斑,火针局部点刺等方法均是促进局部血液循环。本方具有活血化瘀、祛风通络、补益肝肾、养血消斑的作用,能够促进黑色素细胞再生以及恢复皮肤表面黑色素细胞的正常功能,调节内分泌的平衡,调理脏腑及机体免疫机制的功能。

 

【按语】

 

患者饮食上应注意平时尽可能少食维生素C,多进食豆类以及豆制品。注意室外锻炼身体,也不可强光暴晒,应注意劳逸结合、心情舒畅,以积极配合治疗。坚持治疗,多数患者在半个月以后开始见效,个别患者见效后恢复很缓慢,若半途而废则治疗会前功尽弃。因此对于白癜风的治疗贵在坚持,并且痊愈后巩固治疗一段时间有助于防止复发。

 

二、蛇丹方

 

【病症:蛇丹】

 

蛇丹是在皮肤上出现簇集成群,累累如串珠的水疱,疼痛异常剧烈的一种皮肤病。因它多缠腰而发,故又名缠腰火丹,但也常发生于身体其他部位。以腰肋部、胸部多见,头面部次之,多发于身体之一侧。

 

本病多因脾湿久困,肝胆经脉外受风热毒邪,或肝气郁结,久而化火,以致肝胆火盛,湿热蕴蒸,溢于肌肤脉络发为疱疹。

 

【针方组成】

 

龙眼,阿是(龙头、龙尾),丘墟透照海。

 

【针方临证】

 

初期皮肤发红,继则出现密集成簇的、大小不等的丘疱疹,迅即变成小水疱,三五成群,排列成带状,疱群之间肤色正常,患者呈索状刺痛、灼痛。舌黄或干,脉弦数。

 

热盛型:局部皮肤鲜红,疱壁紧张,灼热刺痛, 自觉口苦、咽干口渴,烦躁易怒,食欲不佳,小便赤,大便干或不爽,舌质红,舌苔薄黄,脉弦滑微数。

 

湿盛型:皮损颜色较淡,疱壁松弛,疼痛略轻,口不渴或渴不欲饮,不思饮食,食后腹胀,大便时溏,舌质淡体胖,舌苔白腻,脉沉缓或滑。

 

气滞血瘀型:皮疹消退后局部疼痛不止。舌质黯苔白,脉弦细。

 

【随证加减】

 

热盛型加合谷、曲池,湿盛型加足三里,气滞血瘀型血海。

 

【临床操作】

 

龙眼穴为经外奇穴,位于手小指尺侧第2、第3骨节之间,握拳于横纹近处取之。龙眼刺入0.2~0.3寸,或点刺放血,毫针透刺从丘墟向照海。疱疹病灶带前(头)、中、后(尾)部三棱针点刺出血加拔罐。

 

【针方明理】

 

贺普仁教授在本方中用龙头、龙尾、龙眼。先用三棱针刺其延展所向龙头、龙尾之处,出黄水恶血以泻毒热,后再刺其他患处,再用三棱针刺龙眼。

 

其用意在于清热解毒,祛瘀除恶,以治其因;化瘀通络、凉血和营,以治其果。运用放血加拔罐方法以充分祛其恶血,使湿热火毒之邪能随瘀滞之血而出,给邪以出路。

 

这不仅能控制病情,而且能去除病原,所以它是治疗带状疱疹的有效方法之一。

 

取丘墟透照海,疏肝涵木,调理气机;曲池、合谷为手阳明大肠经合穴和原穴,足三里为足阳明胃经合穴,阳明经多气多血,施泻法可疏泄和通调阳明经气,健脾胃祛湿浊,清泻气血的壅滞;足太阴脾经的血海,善于活血祛瘀。

 

以上诸方诸法合用,微通法结合强通法,起到疏肝解郁、清热利湿、祛瘀止痛的作用。

 

【按语】

 

本病相当于两医的带状疱疹,由水痘-带状疱疹病毒引起。病毒通过呼吸道黏膜进入人体,经过血行传播,可在皮肤上出现水痘,但大多数人感染后不出现水痘,是为隐性感染,成为病毒携带者。

 

此种病毒为嗜神经性,在侵入皮肤感觉神经末梢后可沿着神经移动到脊髓后根的神经节中,并潜伏在该处,当宿主的细胞免疫功能低下时,如患感冒、发热、系统性红斑狼疮以及恶性肿瘤时,病毒被激发,致使神经节发炎、坏死,同时再次激活的病毒可以沿着周围神经纤维移动到皮肤发生疱疹。

 

三、湿疹方

 

【病症:湿疹】

 

湿疹是以糜烂和瘙痒为主症的常见皮肤病。本病常因饮食失节或过食腥发动风之品,伤及脾胃,脾失健运,致使湿热内蕴,造成脾为湿困,复感风、湿、热邪,内外两邪相搏,充于肌肤发为本病。湿性重浊黏腻,易耗血伤阴,化燥生风故缠绵不已,反复发作。

 

【针方组成】

 

委中、背部痣点、劳宫

 

【针方临证】

 

热重于湿(相当于急性湿疹):发病急,病程短,局部皮损初起皮肤潮红焮热,轻度肿胀,继而粟疹成片或水疱密集,渗液流津,瘙痒无休,身热口渴,心烦,大便秘结,小溲短赤。舌质红,苔薄白或黄,脉弦滑。

 

湿重于热(相当于急性湿疹或亚急性湿疹): 发病较缓慢,皮疹为丘疹及小水疱,皮肤轻度潮红,有瘙痒,抓后糜烂渗出较多。伴有纳食不安,身倦无力,大便不干,小便清长,舌质淡,苔白或腻,脉弦滑。

 

脾虚血燥型(相当于慢性湿疹):病程日久,皮肤粗糙肥厚,有明显瘙痒,表面可有抓痕、血痂、颜色黯或呈色素沉着。舌质淡、舌体胖,苔白、脉沉缓。

 

【随证加减】

 

热重于湿加曲池,湿重于热加阴陵泉,脾虚血燥加膈俞。

 

【临床操作】

 

委中以三棱针放血,实证放血量多,虚证可酌减放血量。背部有反应点即痣点,用三棱针挑刺1~3针,后加火罐,每次2~3个痣点。劳宫直刺0.3~0.5寸,阴陵泉直刺1~1 5寸,膈俞向脊柱方向斜刺0.5寸。

 

【针方明理】

 

本病的发生主要是内因于湿,外因于风、湿、热邪,内外两邪相搏,湿邪泛滥于表则生疱疹,破溃则流水;风热之邪袭于肌表,扰乱营卫之气则生痒。治疗当以利湿解毒,活血止痒为主。

 

所以贺普仁教授认为,放血有利于利湿解毒,调和气血。本病虽发于外,形于肌表,实则内联于气血,气血不调,风邪侵袭,则易患此病。

 

背部痣点刺络拔罐放血,有行气活血之功,血行则外风可疏,内风可灭;委中为足太阳膀胱经合穴,膀胱经主一身之表,此穴放血,既可利湿解毒,又可活血疏风;劳宫为手厥阴心包经穴,与三焦经相表里,三焦主水湿代谢,取之可利湿解毒。若因该病日久不愈,病入血分,血会膈俞放血,可理血祛风祛湿。微通、强通合用,针刺效力倍增。

 

【按语】

 

湿疹是一种常见的过敏性炎性皮肤病。急性湿疹初起局部发生红斑水肿,自觉灼热瘙痒,继之在红斑上出现散在或密集的丘疹或小水疱,经搔抓后,水疱破裂,形成糜烂面,有浆液渗出,干燥后结成黄色痂皮。若渗液混有血性,结痂常呈黯红色或黑色;若继发感染,渗液为脓性,结痂则为污秽黄褐色或黄绿色。皮疹经过治疗或自然缓解后,颜色逐渐变成黯红色或淡红色,渗出减少,水肿消失,结痂脱落,表面附着细碎鳞屑,新生之上皮纹理较明显。

 

四、瘾疹方

 

【病症:瘾疹(荨麻疹)】

 

瘾疹是一种常见的过敏性皮肤病,以皮肤上出现鲜红色或苍白片状疹块,并伴有瘙痒为特征。本病多因禀赋不受,又食鱼虾等腥荤动风之物;或因饮食失节胃肠实热;或因平素体虚卫表不固,复感风热、风寒之邪,郁于皮毛肌腠之间而发病;再有情志不遂,肝郁不舒,气机不畅,郁而化火,灼伤阴血,感受风邪而诱发。

 

【针方组成】

 

曲池、合谷、血海、三阴交。

 

【针方临证】

 

风热型:发病急骤,风团色红灼热剧痒,伴有发热恶寒、咽喉肿痛或呕吐、腹痛,遇热皮疹加重。舌苔薄白或薄黄,脉浮数。

 

风寒型:皮疹色呈粉白,遇风冷皮疹加重,口不渴,或有腹泻。舌体淡胖,苔白,脉浮紧。

 

阴血不足型:皮疹反复发作,迁延日久,午后或夜间加剧,心烦易怒口干,手足心热。舌红少津或舌质淡,脉沉细。

 

【随证加减】

 

风热型加风池,风寒型加风市,阴血不足型加足三里。

 

【临床操作】

 

曲池、血海、三阴交毫针直刺泻法1~1.5寸, 合谷直刺0.5~1寸,风市直刺1~2寸,内庭泻法直刺0.5寸,风池斜刺0.5寸,足三里直刺1.5寸用补法。

 

【针方明理】

 

曲池、合谷分别为手阳明大肠经之合穴、原穴,善于开泄散风清热;脾经之穴血海可清血中郁热,三阴交养血凉血;风市散风驱寒,风池祛风清热;足三里健运脾胃调气养血。

 

贺普仁教授在临床上运用此方治疗荨麻疹效果良好,同时强调辨明病因,辨证施治。对急性期患者,要祛风止痒;对慢性患者,要扶正健脾养血为治疗法则。

 

【按语】

 

西医认为本证特点是初起皮肤局部发生瘙痒,抓后皮肤潮红,迅即发生形状不一、大小不等的鲜红色或瓷白色风团,剧烈瘙痒,此起彼伏,越抓越多,数小时后逐渐消退,一日之内可发作数次。

 

一般皮疹泛发全身,黏膜亦可受累。发生于胃肠部可伴有腹痛腹泻;发生在喉头黏膜,则可引起喉头水肿产生呼吸困难、胸闷憋气,严重者可窒息。反复发作者可迁延至数月或数年,应尽可能避免诱发因素,包括动植物性因子,化学、物理等因子。饮食宜清淡,多饮水。

 

五、瘙痒方

 

【病症:皮肤瘙痒症】

 

皮肤瘙痒症是一种自觉瘙痒而无原发损害的皮肤病,由于不断搔抓,常有抓痕、血痂、色素沉着及苔藓样变化等继发损害。本病多因血虚风燥,肌肤失养或因风湿蕴于肌肤,不得疏泄而致发病。

 

【针方组成】

 

天枢、血海、三阴交。

 

【针方临证】

 

瘙痒时发时止,但周身无皮损,瘙痒剧烈,夜间尤甚,有时全身痒,有时局部发作。

 

血虚风燥型:皮肤干燥、脱屑,有明显抓痕及血痂,多见于老年人,冬春发病。舌质淡,苔薄白, 脉弦缓。

 

风湿蕴阻型:因经久搔抓皮肤继发感染或湿疹样变,多见于青壮年,夏秋季发病。苔白或腻, 脉滑。

 

【随证加减】

 

血虚风燥型:加阴陵泉;风湿蕴阻型:加曲池、合谷。

 

【临床操作】

 

实则泻之,虚则补之。火针点刺天枢,速刺不留针。血海、阴陵泉、三阴交、曲池,毫针直刺1~1.5寸;合谷直刺0.5~1寸,风市直刺1~2寸。

 

【针方明理】

 

本病主要病机为血虚风燥和风湿蕴阻,风湿为主要致病因素,其内因为脾失健运,气血失调致内在血虚,脾失运化致湿邪积聚,所以贺普仁教授认为调理脾胃中焦是治疗本病的关键要点。

 

本方取穴天枢,天枢为足阳明胃经穴,其经脉属胃络脾,又为大肠募穴,是大肠经气汇聚之处,是调理胃肠中焦之枢纽,借用火针的发散之性,可健脾化湿。

 

血海、三阴交为脾经穴,血海擅长活血以祛风,血行风自灭,风散痒自消;三阴交健脾疏肝益肾,滋阴养血润肤。微通法结合温通法,借火针发散温阳鼓动之特性,共达到健脾养胃、养血润燥、祛风化湿止痒之目的。

 

【按语】

 

瘙痒症的病因复杂,全身性者如糖尿病,肝、胆疾患;贫血、淋巴瘤等均可引起瘙痒。皮肤瘙痒症有些是属于敏感所造成的瘙痒症。

 

老年人皮肤有其自身的特殊性,即:萎缩、敏感和增生。瘙痒症的临床表现为皮肤变软、变薄、干燥起皱,在情绪变化、气温变化时特别容易发痒,受体内或体外环境因素的多种影响。

 

在治疗中应注意以下几点:寻求病因积极治疗原发性疾病;告诫患者尽量避免引发本病的诱因,如情绪激动,化纤毛织品内衣,过热和肥皂水刺激,辛辣之品等;外阴部瘙痒禁用酊剂。

 

六、痤疮方

 

【病症:痤疮】

 

痤疮是一种毛囊、皮脂腺的慢性炎症。好发于颜面,严重者可累及上胸及肩背部。可形成黑头粉刺、丘疹脓疱、囊肿和结节等损害。本病多发于青春期男女,青春期过后大多自然痊愈或减轻。本病多因肺经风热,胃肠湿热,脾失健运,冲任不调等原因所致。

 

【针方组成】

 

耳尖、背部痣点刺络放血。

 

【针方临证】

 

肺经风热:颜面潮红,皮疹红热、疼痛或有脓疱。舌尖红,苔薄黄,脉浮数。

 

胃肠湿热:皮肤油膩不适,皮疹有丘疱疹或有脓疱、结节等,溲黄,大便秘结。舌苔黄腻,脉濡数。

 

脾失健运:皮疹以结节囊肿为主,伴纳呆。便溏、神疲乏力,舌苔白,脉沉细。

 

冲任不调:病程长,呈周期性变化,与经期关系密切。并伴有月经不调或痛经,舌质黯红,苔薄黄,脉弦细数。

 

【随证加减】

 

肺经风热加肺俞,胃肠湿热加胃俞、大肠俞, 脾失健运加脾俞,冲任不调加膈俞。

 

【临床操作】

 

耳尖穴用速刺法:针刺前先将耳尖周围用手指向针刺处挤按,使血液积聚于针刺部位,消毒后以左手拇、食、中指夹紧被刺部位,快速刺入1分左右,迅速出针,挤出鲜血数滴,再用干棉球按压。

 

背部痣点挑刺法:术者手指消毒,然后以左手将背部痣点的皮肤捏起,并将其固定。用握笔式持三棱针,挑刺时,使针尖快速刺入痣点皮肤2~3分许,迅速拔出,随即在挑刺处拔火罐,可见罐内吸出部分血液,留罐约10分钟。

 

【针方明理】

 

贺普仁教授治疗座疮的特点在于寻找背部痣点或反应点。痣点古代医家早有重视,《灵枢》曰:“无虚之邪不能独伤人,必因虚邪之风与其身形二虚相得乃客其形。”

 

《黄帝内经》曰:“五脏之道皆出于经隧,以行气血,血气不和,百病乃变化而生。”说明疾病的发生与卫气营血有关,并可借助经络的通内达外的生理特点,在体表的各部位上出现各种反应点,而挑痣点法正是利用了经络的这一生理功能,从治疗体表入手。

 

通过挑刺肺俞、脾俞、胃俞、大肠俞、膈俞,进而调整相关脏器的生理功能,使五脏六腑之阴阳气血相互协调。加拔火罐可促使局部出血,达到经气通畅,营卫调和、祛瘀生新之目的。耳尖穴放血增强了消散邪热的功效。

 

【按语】

 

本病患者应该经常用温水洗涤患处,禁止用手挤压痤疮,尤其是位于面部三角区域的,少食油腻辛辣食物及巧克力、烟酒等,多吃新鲜蔬菜水果。

 

七、斑秃方

 

【病症:斑秃、脱发】

 

斑秃是指骤然发生的头发呈斑块状脱落的疾患,俗称“鬼剃头”。多因素体虚弱,脾胃不健,气血化源不足,风邪乘虚侵袭,以致血虚风燥,毛发失养而脱落。情志不畅,肝气郁结,气滞血瘀或肝肾阴亏亦可至毛发脱落。其中,以血虚风燥者最为多见。

 

【针方组成】

 

中脘、上廉、足三里。

 

【针方临证】

 

头发突然成片脱落,脱发部位形状不一,大小不等,多呈圆形或不规则形,边界清楚。继续发展,病灶数目、范围均可增多扩大,甚至累及全身毛发。患者可无自觉症状,发病前常有精神紧张或过度疲劳史。

 

【随证加减】

 

病重者可加梅花针叩打局部。

 

【临床操作】

 

上廉直刺0.5~1寸,平补平泻,中脘、足三里直刺1~1.5寸用补法。

 

【针方明理】

 

贺普仁教授擅长选取上廉穴治疗斑秃脱发, 这一独特经验穴是因上廉为多气多血之手阳明大肠经穴,可调和气血。

 

中脘为胃之募穴、腑之会穴、又与手太阳、少阳、足阳明经交会,结合足三里的穴性功能,共起到补气养血,调理气机,养血润发之功效。

 

【按语】

 

针灸治疗斑秃应贵在坚持。治疗期间,患者忌食油膩,保持心情舒畅,保证充足睡眠。

 

八、银屑病方

 

【病症:银屑病】

 

白疕是指皮疹上面出现多屑,银白色干燥的鳞屑,搔之脱屑,状如松皮的一种慢性皮肤病。本病以银色鳞屑,反复发作不愈为特征。

 

【针方组成】

 

委中、耳背青筋、膈俞、局部阿是穴

 

【针方临证】

 

皮疹初起为淡红色点状斑丘疹,逐渐扩大或融成斑片,边界清楚,表面覆盖干燥的白色鳞屑,刮除表面鳞屑,露出一层淡红发亮半透明薄膜,称为薄膜现象。再刮除薄膜为细小的出血点,称为点状出血现象,以上为本病的两大临床特征。

 

患者常伴有皮肤瘙痒,口干舌燥,大便秘结,心烦易怒,小便溲赤等全身症状。舌质红,舌苔薄白或黄,脉弦滑或数。

 

【随证加减】

 

血热:大椎、灵台、曲池、内关、三阴交;血瘀:血海;血燥:大椎、血海、太溪、三阴交。

 

【临床操作】

 

委中、膈俞、耳背青筋均可用三棱针点刺放血,患处局部用火针治疗。

 

【针方明理】

 

委中,别名血郄。善治一切血分病证。具有祛风清热、凉血活血的功效。所以凡血分有疾,再感受风热之邪引起的各种皮肤病皆可应用,是治疗皮肤病的常用穴。

 

耳背穴与之相配,可增强其清血分之热、行血分之瘀的功效,活血可祛瘀、祛瘀能生新,进而达到养血润燥止痒的目的。与膈俞同用,可调和气血而疏风。火针治疗可改善局部气血。

 

【按语】

 

针刺本病有较好的效果。同时,劝戒患者慎用外用药。凡含有汞、砒剂药物容易发生不良反应,应在医生指导下选用药物。忌食辛辣、香燥及鱼腥荤物。

 

【本文摘自《贺普仁针灸传心录》,人民卫生出版社授权中医书友会(微信号zhongyishuyou)发表。尊重知识与劳动,转载请保留版权声明。】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芳香保健應用協會 的頭像
芳香保健應用協會

台灣芳香保健生活應用協會

芳香保健應用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